关闭中的大门:美国名校陆续切断与华为联系

关闭中的大门:美国名校陆续切断与华为联系  又一常青藤名校明尼苏达大学终止与华为合作。  随着美国政府限制学界与两家中国机构(华为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很多最好的美国学

关闭中的大门:美国名校陆续切断与华为联系

  又一常青藤名校明尼苏达大学终止与华为合作。

  随着美国政府限制学界与两家中国机构(华为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很多最好的美国学院已经这么做了。

  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和孔子学院之所以成为国会议员和联邦政府的攻击目标,原因各不相同,但美国政府认为,这两家机构都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一方面,华为迅速成为思科、苹果等科技巨头的全球竞争对手,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孔子学院是在玩软实力。

  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其他学校已悄悄决定切断与华为的联系,但包括哈佛大学在内的许多其他大学仍然保持沉默,这可能是因为它们无法评估这些关系的合法性,以及断绝关系导致的后果。

  有关华为与美国大学合作的细节,以及美国政府对此的回应,「在 (这些学校) 中传播的非常迅速,它们是真的牵涉其中,但这场辩论尚未有明确结论,」基辛格研究所(位于华盛顿的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的罗伯特·戴利说。

  「在过去 30 年里,各大学与中国机构签署了数百份谅解备忘录,其中大多数都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任何意义。没人跟踪。」戴利说,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出于普遍的善意,因为他们想在与中国接触期间成为国际大学。」

  华为与美国大学的主要联系是通过华为创新研究项目 (HIRP),该公司称这是一项全球倡议,旨在支持顶级教职人员的改善人类福祉的创新。

  《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多次要求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和卡耐基梅隆大学提供有关它们参与 HIRP 或与华为其他关系的细节,七所大学没有回应,康奈尔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分别做出了回应。

  去年美国政府对华为表示出担忧之后,康奈尔大学与华为确认了现有为数不多的研究协议,这只是该校与美国乃至全球公司类似合作(150 多个)的一小部分。

  「在每一个案例中,大学都仔细审查了有关项目,以确定是否采取了适当的安全措施来处理数据和信息安全问题,保护我们研究独立性,并遵守所有联邦和州的法律法规。」约翰卡博里(John Carberry),康奈尔大学媒体关系高级主管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普林斯顿大学媒体关系部主任 Ben Chang 表示,该校去年切断了与华为的新资助关系。今年 1 月,他通知华为,我们不会接受第三笔、也是最后一笔 15 万美元的计算机科学研究捐款。

  斯坦福大学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校已暂停华为的新业务、礼物、会员费和其他支持。

  至于哈佛大学,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华为对两名教员的资助被终止后,哈佛大学与华为不再有关系。目前还不清楚中断的期限。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芝加哥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麻省理工学院均被华为列为 HIRP 合作者,但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切断华为与美国学术界其他关系的努力仍在继续。

  上周,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众议员吉姆班克斯 (Jim Banks) 提出了《保护我们的大学法案》(Protect Our Universities Act)。该法案将成立一个由美国教育部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牵头的特别工作组,负责维护一份「敏感研究项目清单,包括由国防部、能源部和美国情报机构资助的项目」。

  拟议的机构将监测外国学生参与这些项目的情况。如果没有国家情报主管的豁免,过去或现在拥有中国国籍的学生将不被允许进入这些项目。该法案还要求情报总监列出在敏感研究领域构成间谍威胁的外国实体名单,并规定将华为包括在内。

  美国国防部也在 2017 年首次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重点关注华为和其他中国科技公司通过与美国大学合作获取技术的努力。这份报告促成了罕见的两党共识,即这些关系需要监控。

  去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旨在加强联邦政府对美国科技行业外国投资的监管,此举是针对中国企业的。不过,学术界还没有采取类似的行动。近些年来,华为与学术界的合作大幅增加。

  明尼苏达大学被认为是美国常青藤大学之一,是一所公立大学,与美国许多最好私立大学的排名相当。上个月也切断了与华为与孔夫子学院联系。

  华为从一家完全不支持美国大学研究的公司,转变为一家在许多大学投入大量资金的公司,这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明尼苏达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主管研究的副院长约瑟夫·康斯坦 (Joseph Konstan) 说,

  我认为,有很多人希望华为在这个领域成为一个类似谷歌、微软的主要资助者,康斯坦表示,他不知道与华为的研究合作是否会给美国企业或国家安全带来风险,但他表示,如果华为被联邦政府起诉,这个决定还是有意义的。

  前外交事务官员、现任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的詹姆斯刘易斯 (James Lewis) 表示,明尼苏达州不是第一所切断与华为和孔子学院联系的大学,也不会是最后一所。刘易斯表示,华为令美国政府深感不安。

  康斯坦说,华为通过向明尼苏达大学基金会捐款资助的所有研究项目的结果都被公开,这限制了华为通过这一渠道获取可能威胁到美国企业或安全的先进技术的能力。

  明尼苏达大学下属的多所大学智能存储研究中心 (CRIS) 主任 David Du 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华为是该中心的 9 家企业赞助商之一,还有英特尔、惠普和其他全球科技公司。每个赞助商都有平等的机会获得研究成果,这使得华为很难在与竞争对手的竞争中获得任何优势。

  「我们严格遵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规定,该中心的目标是与工业界合作进行研究。不管你是外国公司还是国内公司,」Du 说,

  「由于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任何商业机密或特殊技术不能与 CRIS 的美国企业赞助商共享。」

  但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 Lewis 不同意这种观点。

  他指出,只有研究项目的结果才会公开。多所大学智能存储研究中心 (CRIS) 的赞助者和其他学术研究协会与个别研究人员合作,理论上可以获得研究项目生成的数据集和其他信息,而这些数据集和信息从未进入最终报告。

  「发表的产品并没有涵盖全部的工作范围。因此,人们真正担心的是,华为的参与和中国研究人员的存在,会不会是非法技术泄露的来源。」Lewis 说。

  然而,不管如何,想要继续从事计算机科学研究的研究生都可能被无辜地夹在中间。而且,正如 Lewis 所指出的,中国学生更容易被污名化。

  「我们从一开始就向 (赞助商) 明确表示,所有项目和研究成果将由我们所有人共享,」明尼苏达大学博士生张宝全表示,

  「我们要求 (所有 CRIS 赞助商) 不要分享任何有关商业机密或专利信息。我们要求华为也这么做。」

  张表示,华为禁令「正在挑战我们的价值观」。

  「我们过去认为美国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因为这些价值观,我们中的许多人想留在美国。但这些紧张局势和针对华为的制裁引发了一些疑问。或许情况并非美国所宣传的那样。」

  明尼苏达大学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博士生张宝全表示,针对华为的禁令挑战了一些中国学生过去的观点,他们认为美国是一个开放包容社会。

  康斯坦承认,新的怀疑氛围对校园产生了影响。

  「这里有各种不同的感觉。这是一所与中国有着悠久而深厚关系的大学,我们无意终止与中国的关系。我和来自中国的学生谈过,他们担心自己在这里的未来。」

  一项新规定称,任何接受五角大楼资助的机构都不能开设孔子学院。明尼苏达大学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必须关闭该学院,因为其汉语旗舰课程得到了美国国防部资助。

  在美国国家学者协会 (NAS) 2017 年发布一份报告时,至少有 7 所美国大学关闭了它们的孔子学院。其他学校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被要求关闭这些机构。

  当谈到与华为或孔子学院的关系时,「在他们看来,这没有好处。他们知道这是一个高度公开的问题,」乔治敦大学安全研究助理教授、美国企业研究所访问学者奥利安娜·斯基拉尔·马斯特罗 (Oriana Skylar Mastro) 说,

  「他们知道这其中有他们不理解的方面。在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尚处在不那么坏到非常坏之间时(意思是,情况还不是特别糟糕——译者注),」马斯特罗说,他们宁愿保持沉默。

热门文章HOT NEWS